欢迎访问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
今天是: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国际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媒体聚焦 时尚专栏 生活万象 健康百科 休闲养生 特色餐饮 美食推荐 旅游攻略 读书看报 教育培训 科技创新 艺术展览 摄影天地 购物平台 房产信息 历史文化 风土人情 汽车频道 爱心公益 求职招聘 志愿活动 投资理财 招商引资 城市建设 农业发展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 读书看报 >
深山隧道里的除冰人
作者: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2020-01-21 13:43 来源: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内将打碎的冰块装袋。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除冰。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外拧手套。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向大通山隧道外搬运冰块。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们驾车前往大通山隧道。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内将打碎的冰块装袋。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内用手电查看冰害路面。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们带着工具进入大通山隧道工作。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们在大通山隧道口吃午饭。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1月18日,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工人在大通山隧道内查看冰害路面。

大通山隧道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境内,是青藏铁路支线柴木线(柴达尔至木里)上的一个重要隧道,平均海拔超过3700米。大通山地下水丰富,冬季时,隧道内的排水沟封冻,漫溢出来的水经常会在铁轨及附近结冰,冰害路面可达40米,严重威胁着列车运行安全。

为保障柴木线畅通,青藏铁路公司西宁工务段哈尔盖桥隧车间的23名工人每周都到这里进行除冰作业。工人们通常八点多就要从工区出发,冬季山里积雪,道路崎岖,要坐四五个小时车才能到工作地点。

为充分利用无列车运行的除冰作业“天窗期”,工人们在隧道里面一刻也不敢停歇,冒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低温紧张工作。到午饭时间,就随便吃点榨菜、馒头、泡面等充饥。破冰、运冰、撒盐,这些工作繁琐而艰苦,工人的手套都因为不间断接触冰块而被凉水浸透。一天的紧张工作后,大家匆匆将工具装车,在颠簸的路面上乘车四五个小时回到驻地。

高原的冬天漫长而寒冷,但为了保障列车的安全运行,他们一次次走进漆黑、寒冷、缺氧的隧道,用铁锹、镐头与冰块进行战斗。

记者 张龙 摄

上一篇:多彩民俗迎春节
下一篇:没有了
新闻中心
·2020年高考时间安排发布:
·河北省委决定:张古江任
·民众望“2月2日”等吉祥日
·7旬老人乘电扶梯摔倒连翻
·中方将扩大自美进口?发
最新资讯
图说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4 xgdgy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益阳新闻综合频道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